當前位置:首頁 > 電視劇 >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發布時間:2019-07-14 12:11:26

第十三屆FIRST青年電影展進入開幕倒計時,組委會也公布了影展的開幕和閉幕電影。

分別是田壯壯導演在1986年執導的《盜馬賊》4K修復藏語版,以及奉俊昊導演在2019年奪得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的《寄生蟲》。

本文就來聊聊這部神秘的國產片:

《盜馬賊》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開幕電影《盜馬賊》的選擇和年度主題“Back to FIRST,Back to Future”倒是十分契合。

影片曾被美國著名電影導演馬丁?斯科塞斯評為90年代全球十部最佳影片第一部,并獲得瑞士第三世界電影節弗里堡市大獎。

2019年,著名電影學家湯尼?雷恩針對電影《盜馬賊》還專門制作了紀錄片《拍給下個世紀的電影:湯尼?雷恩談《盜馬賊》》,對影片的背景、制作以及電影本身都做出了高度評價。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說到田壯壯導演的《盜馬賊》,業內人對它并不陌生。影片在1986年拍好后,遭遇了著名的“零拷貝”事件。

什么是“零拷貝”?

這是針對膠片時代特有的,電影制作出來需要向電影公司出售膠片拷貝,當年在賣到田壯壯導演這部《盜馬賊》時,出現了零拷貝,零拷貝就意味著零放映。

電影公司給出的理由是:觀眾看不懂。為了避免票房失敗的風險,只好選擇放棄。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也就是說,《盜馬賊》的質疑聲主要來源于對影片的理解,其實不僅普通觀眾,即使很多職業影評人在看過此片之后也都很難解其意。

一些影評人認為影片中的“敘事的邏輯不完整”,“情節線被割斷,造成解讀困難”,“儀式場面和人物脫節”,“有獵奇和堆砌民俗之嫌”。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但對此,導演田壯壯并不在意,用他本人的話說:這是部拍給下個世紀的觀眾看的電影。他相信,隨著電影文化的發展,觀眾會接受不同表現形式的電影。

距離電影面世已經過了33年,2019年由中國電影資料館推出4K修復版,用數字修復技術還原了老膠原的原始質感,讓我們有了重新解讀它的機會。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那跨越了20世紀和21世紀,作為“下個世紀”觀眾的我們,今天再來看《盜馬賊》,是不是真的能讀懂田壯壯想要表達的意義呢?

《盜馬賊》的故事其實并不復雜。

故事發生在1923年,羅爾布以盜馬為生,常在草原上趁著夜色對往來的客商干起了偷馬和搶劫的勾當。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他們這種行為在信奉神靈的當地人看來是罪惡的,不可原諒的,他們死后靈魂不會升天,就連蒼鷹也不會啄食他們的尸體。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一次盜馬歸來,羅爾布他們當地部落頭人的父親去世了,妻子讓他去參加頭人的葬禮,可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他。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其實羅爾布也是信奉神靈的,他會給山神祭品祈求保佑,他會給兒子點圣水,帶著全家去圣河洗澡。

他盜馬得來的東西都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用于家庭生計,另一部分則送去寺廟還愿,在心理上當做贖罪。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之后在一次盜馬中,羅爾布他們遭遇了抵抗,雖然他腿上受了傷,但收獲頗豐。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可就是這一次盜馬,讓他和他的家人被驅逐出了部落。

原來,他們搶了官府送給當地寺廟的禮品,官府要求部落頭人交出盜馬賊。雖然在頭人的庇護下,羅爾布沒有被交給官府,但他們被趕出部落,再也不能踏上草原。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于是羅爾布一家搬到了山上,日子過得很是清苦,可災難卻不止這些。羅爾布的兒子扎西病了,扎西的重病讓他相信是因為自己的罪孽給家人帶來的報應。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于是他一次次到寺廟轉經筒,非常虔誠的從寺廟一滴一滴的接來圣水,和妻子一起做著朝圣。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盡管如此,他卻還是沒能挽回扎西的生命。好在很快,妻子又生下一個男孩。

同時他們曾經所在的草原部落發生了瘟疫,很多牛羊都死了,部落的人帶著生存下來的牛羊進行了大遷徙,搬往了西邊。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而此時,羅爾布的生活也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他到寺廟求工作,只要一天一袋青稞就好,卻被拒絕了。為了養家羅爾布甘愿當“河鬼”,這個污穢的工作讓他又受到了眾人唾棄。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走投無路之下他回到部落,懇求部落里的老人讓他一家人回到部落生活,被告知,只有他升天的話,女人和孩子才可以回來的。

冬夜,羅爾布來到他人馬圈,偷偷照料自己賣掉的愛馬,不曾想被當作盜馬賊而遭毒打。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大雪馬上就要封山了,他殺死神羊帶著妻兒下山。為了讓自己的妻爾能夠生存,羅爾布決定重操舊業。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可這次盜馬之后,他卻再也沒能回來。為了掩護妻兒,他獨自面對追來的人馬,幾聲槍響,只剩羅爾布染血的刀。

不否認,在《盜馬賊》里,故事讓位于視覺,這也是影片最為特別的表現形式。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電影中涉及到臺詞的部分特別少,大多都是靜默的畫面,還有大段大段看起來和人物命運無關的宗教場面。或許就是這個原因,讓觀眾產生一種“故事斷層”的感覺。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關于這點,先來談談影片中的宗教畫面,其實只要仔細想想,影片中的宗教場景的出現和人物后續的做法是有關系的。

宗教因素是羅爾布面對生死時的一個最大的矛盾和糾結,盜馬關乎如何生,可信仰關乎著如何死。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對羅爾布來說,神靈是他的信仰和精神支柱。他對神靈是敬畏的,從他買祭祀山神的用品,盜馬之后仔細分好給寺廟還愿用的物品,還有在人群中每次出現在鏡頭中羅爾布的近景,表情是無比的虔誠。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比如在“送河鬼”的那場戲里,他做著眾人所不恥的工作,臉上卻有著旁人都沒有的認真和虔誠。

還有當他看到一生信佛行善的老阿媽的慘死,對神的存在產生了動搖。

他盯著老阿媽死后在草原上被蒼鷹啄食殆盡的尸體,只剩枯骨和從不離手的瑪尼,這無疑對他造成了巨大的沖擊。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這也才有了電影最后那個畫面,他臨死前都渴望能夠得到神靈的救贖,讓靈魂得以升天。

再有影片沒有人物對話帶出故事的因果關系,取而代之的是很多極致的鏡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影片有幾分“默片”的味道。可即使沒有言語,影片的鏡頭語言也做的十分到位。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比如影片第一場戲,在昏暗的光線下向我們展示了作為職業盜馬賊羅爾布的工作全過程,但是并沒有解釋為什么羅爾布會成為盜馬賊的原因。

但在之后的畫面里,我們能明白他是為了家中妻兒能吃得上飯才做此營生。

還有他為扎西祈求的那段,他和妻子從冬到夏,一步一步的跪拜前進,都是為了最后能讓扎西靈魂升天。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還有他看到老阿媽的遺骸和瑪尼,第一時間是拿起瑪尼,擦凈,接著對著雪山大喊老阿媽的名字,然后下定決心殺了神羊下山。

他對神靈的敬畏之心產生了動搖,在如何死之前他得保證自己的妻兒可以生,于是他不惜殺死神羊,再次做起盜馬賊。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這樣解釋下來,電影的故事脈絡其實也很清晰。

影片講述的就是主人公羅爾布經歷的一系列變故,從他盜馬——被驅逐——扎西生病——扎西死去——又有了孩子——生存受到挑戰——試圖努力工作——再次盜馬。

只是電影沒有著重于人物刻畫,而是不帶任何情緒的讓我們看完整個故事。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此外影片中近景和特寫用的較少,更多的是全景,在置景上,戶外的開闊、明亮和暖色與內景的狹小、昏暗和冷色形成對比;還有全黑的深夜、燒紅的火堆、與明亮的天空、蒼茫的雪景交替呈現。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而人物往往在放置在明亮的背景內部,形成輪廓清晰的剪影效果,表現出人和環境的關系,以此特別的方式來展現他的作品中濃郁的人文情懷。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田壯壯作為第五代探索導演之一,不可否認他是第五代導演中的佼佼者,比起其他第五代導演的影片風格,他的作品更加特立獨行。

這部《盜馬賊》,放在今天,也不是一部大眾化電影。但他極富創造力的用新穎而豐富多彩的電影語言和鏡頭表現力,在近乎純客觀的圖象展示中顯露出獨特的人文情懷和思考確實令人嘆服。

33年前國產片,拍好后遭遇零拷貝事件,導演說拍給下世紀觀眾看的

最后老孟想說,《盜馬賊》無疑是一部藝術內涵非常豐富的作品。

青石電影編輯部 | 老孟

排行

展圖

···
彩票网站市场营销方案